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教育 >
2017-04-02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秩名

王俊凯、林妙可都来 艺考为什么这么热?

 

2017年2月10日,北京,一大早林妙可现身2017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考场。

  给培训机构交了很多钱,包括每个学期的学费,住宿费,化妆品服装,保险费等,“没有去上课也要交钱,全是在烧钱,孩子也没学到什么东西,感觉这个钱花得很不值得。”考生王倩妈妈说,当初报名时培训机构承诺会亲自带孩子去参加“校考”,但是学校没有兑现,“最后都是孩子自己去外地的学校参加考试的,一个艺考,十万块钱就没了。”

  “孩子们是抱着明星梦来的,但学校培养的是演员,而不是明星。”专业院校表演专业招生的目的,是发掘有表演潜力的学生,经过四年本科甚至更长时间的培养,最终使他们走上职业演员的道路。而即使在学校毕业之后,他们也往往还需要磨炼许多年才能最终被人承认。

  每年都有一批“鲜肉”明星到适龄高考的年纪,今年,TFBOYS队长王俊凯,林妙可、李宏毅等明星参加艺考,也成为了娱乐圈的大事。

  网络上关于王俊凯艺考的讨论热度也丝毫不逊于现场的疯狂围观,背后往往是粉丝和经纪公司的合力作用,越来越多考生也因为明星效应投身艺考。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老师认为,艺考“热”得并不过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给了年轻人更多的选择和支持。然而,明星梦和专业演员培养之间的分歧,对于专业教育和教师教学的冲击也会越来越大。

  现象:

  艺考的舆论狂欢

  近年来,“鲜肉”明星艺考已成为社会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去年,关晓彤参加北京电影学院艺考,引起了很高关注度。南都记者统计,截至2月2 6日,以“关晓彤 艺考”为关键字在某搜索引擎上的相关新闻约有126000篇。今年,焦点变成了T FBoys队长王俊凯。

  17岁的王俊凯读高三,是人气组合TFBOYS的队长,11岁进入演艺公司做练习生,2013年8月正式出道至今,一路人气飙涨,出专辑、当主持、开演唱会、参加综艺节目、拍影视作品、上过央视春晚。他的官方微博粉丝量超过了2200万,时常会冲上微博热门话题排行榜的前几名。

  2月10日,王俊凯走进北京电影学院参加艺考初试,从网上流露出来的现场围观视频来看,王俊凯所到之处都被人群层层包围。之后,王俊凯参加2月18日的北影复试和2月23日的北影三试,现场围观热情丝毫不减。有媒体报道,现场粉丝疯狂围堵,王俊凯只得跳窗户从后门小跑离开,围堵严重需要工作人员开道进入考场。

  这场轰动的全民围观,媒体成为造势先锋队,记者们早早来到北影门口守候,长焦数码相机、专业摄影器材、直播设备。据媒体报道,跟拍王俊凯艺考的车就有12辆,走在路上跟结婚车队似的。不少媒体“收工”后都感慨,拍过多年艺考从未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位摄像记者的羽绒服都被撕破了。

  网络上关于王俊凯艺考的讨论热度也丝毫不逊于现场的疯狂围观,这背后往往是粉丝和经纪公司的合力作用。粉丝在微博以及各类视频网站为王俊凯艺考造势,推热门话题、制作原创作品、转发和安利关于偶像的表演视频和图片等。有路人对王俊凯评论,好的评论他们会表示感谢,不好的评论也少不了掀起一场“论战”。

  南都记者发现,截至2月26日,“王俊凯艺考加油”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9 .6亿,讨论量达到1028.6万,话题粉丝有1.3万人次。

  粉丝是这场围观的重要角色。“粉丝疯狂围堵”、“寒风刺骨粉丝堵门守王俊凯”、“众粉丝团团围簇送考”、“众多粉丝到场加油打气”……这些标题出现在王俊凯艺考的相关新闻搜索中,然而,资深的粉丝团体表示,他们都呼吁大家不要去现场围观。

  一位在微博上有10万人关注的王俊凯粉丝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是王俊凯参加其他的演出或上通告,他们会组织应援,拉横幅举牌子喊口号,甚至是接机,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见偶像的机会,但是考试不同,因此他们没有组织应援,反而是不断呼吁要保持理性。

  上述粉丝告诉南都记者,在王俊凯考试的前几天,粉丝后援会便带头在网上呼吁要理性不要冲动地去现场围观,“我们都告诉大家最好不要去现场看他,如果去了也不要叫他的名字,不要影响到他,给他增加压力。更不要喊什么口号,影响到别的考生。”

 

王俊凯、林妙可都来 艺考为什么这么热?

 

2017年2月23日,TFBOYS队长王俊凯参加北京电影学院艺考三试。

  考生:

  “我跟王俊凯同场考试”

  有一些人表示,明星参加艺考,对普通考生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在重庆一所中学读高三的王倩(化名),今年报考了几所传媒院校的播音主持专业,在去年12月参加重庆“艺考联考”时,她跟王俊凯分到了一个考场,在重庆大学一栋教学楼里面。王俊凯走进考场的那一刻,她感觉“很紧张很激动”。

  王倩告诉南都记者,她的同学中很多人也都在议论,明星参加艺考,他们已经收获了很多粉丝关注,对于普通考生来说不公平,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为监考老师可能之前都看过他们在舞台上最精彩的表演了,而且他们如果被录取了,也可以给那些学校增添一些光环,确实感觉挺不公平的。”

  对此,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王劲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学校不会提前了解任何考生的背景,也不会特殊对待这些明星艺考生。

  王倩回忆,考试时,因为在候场室等候的时间比较漫长,大概有三个小时。“现场很多考生都时不时往他那儿看,都在议论,王俊凯啊,很帅啊,都挺兴奋的。”

  王倩向南都记者描述,王俊凯当时坐在教室的最后面,像是在背歌词,他的助理坐在他的旁边,“一些老师都过去找王俊凯合影,他都答应了”。

  终于轮到自己表演了,20人被分成一组,王倩与王俊凯被分到了一组。

  “当时王俊凯就在我的旁边的旁边,很紧张,感觉发挥不是太好,尤其王俊凯还在现场看着,”王倩说,“你想啊,人家确实唱歌、跳舞很棒啊,自己在他面前就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感觉更加紧张了,我选择的才艺是唱歌,唱了几十秒就被老师叫停了,很尴尬。”

  不仅仅是王倩,同场其他考生也有不同程度的紧张,王倩说自己旁边也有个女生,本来是要跳一段民族舞,“表演之前那个女生告诉我,王俊凯很帅很帅,她说自己很紧张。”

  轮到王俊凯表演时,他跳了一段机械舞,还唱了一首杨宗纬的歌,“王俊凯唱完了老师才叫停的,有一分半,我们那组他唱的时间最长,算是在我们20人里面最出彩的。”王倩告诉南都记者。

  考试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当走出考场时,王倩着实被吓了一跳。“好多人,从学校大门口一直到路边,全都是人。很多人拿着相机还开着闪光灯,还有很多做直播的,还有粉丝和考生家长,人数大概有好几百人。还蛮疯狂的。”

  王倩告诉南都记者,“联考”之后,她在微博上发了微博,说了一点自己在考场上见到王俊凯的情形,后来就收到王俊凯很多粉丝的微博私信,想要询问王俊凯当天考试的情况。她实在回复不过来,干脆就在微博上开了个直播,跟大家详细聊一下当天的情况。

  来自广东韶关的朱丽婷进入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的复试。在北影的艺考中她也遇到了明星,因《变形计》出道,主演《谁的青春不迷茫》的李宏毅。

  朱丽婷记得,李宏毅当时穿着白色的衣服,“公子范,很有礼貌,粉丝加油的时候他都有回应。”进场的时候,由于粉丝和围观的路人太多,李宏毅公司的人一直护着他开路,北影的一些考务工作人员也帮忙维持秩序,“很多粉丝非常热情,我听见有些喊得嗓子都哑了,还在为他加油。”

  和王倩相反,朱丽婷并不感到紧张,“很多学生都会害怕面对明星或者实力比自己强的人,他们会想很多,但我觉得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能改变,我们只能改变自己。”朱丽婷认为,明星跟自己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获得的关注度比较高,“这是他们的能力,但是也不代表我们的能力就不如他们。”

  因为家里不算富裕,父母本来不太支持她参加艺考,但因为她坚持,才决定让她试试。因此,朱丽婷在能省钱的地方都尽量省钱,为了节省开支,她独自一人到北京参加艺考,“我上午刚考完中戏,还没来得及吃饭,就打车赶到北影考试了”。

 

王俊凯、林妙可都来 艺考为什么这么热?

 

2017年2月13日,北京,北京电影学院2017年艺考第6天,李宏毅现身北影考点。

  背后:

  “烧钱”艺考大学捷径

  王倩的文化课成绩一般,她选择艺考,是因为觉得走普通高考可能考不上好的大学。当时,很多艺术培训机构来学校进行招生宣传,“他们会说他们培养出来的艺术类考生,考上清华、北影、中戏等名校的有多少人,说文化课只需要300多分就够了,然后我就动心了。”

  王倩今年报考了几所传媒院校的播音主持专业,她说,艺考这条道路,“比想象中的要艰辛许多”。王倩周围的艺考同学,都是经过了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进行专门的训练,报培训班、补习班,“花了很多钱”。但是在去年12月份的“艺考联考”中,有一半的人被刷掉了。

  南都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2016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录取对文化考试成绩要求是要达到考生所在省份艺术类本科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文、理),例如北京市艺术类本科录取控制分数线是文科346分、理科321分,这个分数线远远低于普通高校招生录取的分数线。社会上开始出现这样一种看法:如果学生文化课成绩不好,就把他们送去学习美术、表演、声乐等艺术类专业,把“艺考”作为通向大学的捷径之路。

  但是,随着艺考持续多年的高涨,这个所谓捷径的竞争激烈程度也超出人们的想象。据媒体报道,今年北京电影学院报考人数再创历史新高,达到38144人次,而大热专业的表演专业,竞争程度相当激烈,报考达8526人次,计划招收75人,报录比达114:1。中央戏剧学院今年也有超过3.6万人次报考。

  南都记者了解到,报考2017年高校艺术类专业的考生,首先要通过上一年11月-12月由各个省份教育主管部门组织的高考艺术类统一考试(俗称“艺考联考”),通过了“艺考联考”才能参加1月-3月由各本科艺术院校独立设置的“艺考校考”,通过了报考高校的“艺考校考”考试,要继续参加6月份的高考,只有高考成绩达到报考高校要求的艺术类考试文化课的录取分数线,才有可能拿到报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王倩报名参加了重庆市某大型艺术培训的集训班,学费3 .5万元,从去年7月开始上课,直到12月“艺考联考”。“艺考联考”之后,王倩考试合格,有资格进入由各本科艺术院校独立设置的“艺考校考”。

  王倩说,她所在的培训机构也开设有“艺考校考”培训班,“要另外收费的”,王倩交了5000,上了不到20天的培训课程,报名了几所传媒学校,但是没能通过,“感觉5000块钱白交了,老师讲课的内容挺水的。”

  “除了课程培训费,服装、造型、化妆也花了很多钱”,王倩说,她所在的培训机构对于学播音主持的服装要求很高,“要求我们买好贵的服装,我都买两三套了,每套都是几千块钱。高跟鞋也特别贵。还有化妆、造型,都花了好多钱。”王倩说,自己从进入这所培训学校以来,花费已经有六七万元了。

  王倩的妈妈告诉南都记者,他们给培训机构交了很多钱,包括每个学期的学费,住宿费,化妆品,服装,保险费等,“没有去上课也要交钱,全是在烧钱,孩子也没学到什么东西,感觉这个钱花得很不值得。”

  她说,当初报名时培训机构承诺会亲自带孩子去参加“校考”,但是学校没有兑现,“最后都是孩子自己去外地的学校参加考试的,一个艺考,10万块钱就没了。”

  广东考生朱丽婷也表示,身边参加艺考的学生,各类花费加起来,最低限度也需要个五六万元。

 

王俊凯、林妙可都来 艺考为什么这么热?

 

2016年3月3日,北影第四天艺考三试结束,关晓彤匆匆乘车离开北影。

  老师:

  明星和演员两码事

  在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邢北冽看来,艺考的“热”其实并没有“热”得过分。从1997年扩招开始,在校大学生的人数翻了几倍,一举从过去的精英教育跨越到了大众化教育阶段,艺考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同时,整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给了年轻人更多的选择和支持。在上世纪90年代,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要艺考,家里可能不会同意,他会说你去学一个有用的专业,将来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现在不同了,家里会说,反正孩子想试试就试试吧,“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然而,邢北冽也承认,明星对于艺考的影响力,确实开始变得越来越大。1998年《还珠格格》火了以后,赵薇所在的北京电影学院报考人数大大增加,超过了中戏成为表演专业报名人数最多的学校。从那之后,明星效应对艺考的作用越来越大,同时争议也越来越多。

  在王俊凯参加北京电影学院考试后,一名北影老师在微博上发表了不满的言论,指责北影这样做是在博取眼球,自己只希望“为真正热爱电影敬畏电影想为中国电影奋斗终身的人走上讲台”。邢北冽认为,该名老师出此言论是可以理解的。

  “孩子们是抱着明星梦来的,但学校培养的是演员,而不是明星。”专业院校表演专业招生的目的,是发掘有表演潜力的学生,经过四年本科甚至更长时间的培养,最终使他们走上职业演员的道路。而即使在学校毕业之后,他们也往往还需要磨炼许多年才能最终被人承认。而当下投身到艺考热中的孩子们,大多数既没有这样的信念,也没做好这样的准备。

  邢北冽举例说,过去表演考生许多是往届生,甚至考好几年才能考上,一个班里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都有。选进来的除了天赋过人,对表演艺术的追求也相对比较执着。而现在的情况是,考生几乎都是应届高中生,学业压力又非常大,他们在心智、世界观、价值观,社会阅历、人情世故方面都比较幼稚。“因此,如果说过去考表演是因为执着和痴迷,现在的很多是做着明星梦的小孩,很多都是一时冲动。”

  而明星小鲜肉的加入,无疑又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明星梦和专业演员培养之间的分歧,对于专业教育和教师教学的冲击也会越来越大。

  过去考生是抱着明星梦前来,那么已经成为明星的小鲜肉进入学校,是来上学的,还是来镀金的?他们会不会停止商业活动,安心上课,还是教学为明星让路,允许明星们停课离开学校拍戏做宣传呢?在招生期间,小鲜肉就已经引起了轰动,最终在粉丝和媒体的夹击下,不得不“跳窗”离开。那么如果进入学校以后,将来上课、汇报演出等正常的教学秩序是否能得到保证呢?

  邢北冽直言,北影老师的愤怒,恐怕不止于此。“无论有什么样的争议,明星小鲜肉作为一个考生是无辜的,而学校的做法则有待商榷。”扩大知名度对于学校来说无可非议,但是既然学校的培养目标和教学体系是为了培养表演人才而非明星,那么在招生考试环节就应该给予明星们考生的身份和待遇。换句话说,一方面不需要专车直接开进校园的待遇,一方面则要组织安排把媒体和粉丝隔离开,让明星考生们安静地进入考场,安全地离开考场。除此之外,林妙可和王俊凯的考试视频的传播则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全国范围招生考试的内容和过程是保密的,而在艺考尚未结束时就予以公布,即便不是泄密,对其他考生也难说公平。

  邢北冽表示,随着整个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类似香港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这种三个月学习,三个月实习,然后自行进入行业优胜劣汰的模式恐怕更符合明星的培养模式。也许只有到了明星和演员各走各路的时候,现在的这些争议才能平息,艺考的热度也才会恢复正常。



  • 相关内容:


  • 百度搜索“王俊凯、林妙可都来 艺考为什么这么热?”
  • 懒人网本文地址:http://lazyren.com/html/education/20170227/2530.html


  • 阅读延展

    鱼眼镜头带你走近人民大会堂的那些珍贵画作(图) 鱼眼镜头带你走近人民大会堂的那些珍贵画作(图)
    人民大会堂,自建立以来承担了举办政治会议、外交活动的功能,60多年来见证了中国的政治变迁和历史变化。
    四川一高校千人露天考试 老师用望远镜监考(图) 四川一高校千人露天考试 老师用望远镜监考(图)
    “偌大操
    通识教育:教育是一个人最好的开端 通识教育:教育是一个人最好的开端
    通识教育是教育的一种,这种教育的方针是:在现代多元化的社会中,为受教育者供给通行于不同人群之间的常识和价值观 。 通识教育是英文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译名,也有
    球王来了?马拉多纳有可能赴中国从事足球方面指导工作 球王来了?马拉多纳有可能赴中国从事足球方面指导工作
    阿根廷传奇球星马拉多纳的律师马蒂亚·莫拉2日发表声明说,马拉多纳有可能赴中国从事足球方面的指导工作。
    教育部称赞马云设乡村教师奖 教育部称赞马云设乡村教师奖
    教育部称赞马云乡村教师奖,说有助乡村教师队伍建设。
    最美手绘黑板报(图)一幅画不同光线呈现不同感觉 最美手绘黑板报(图)一幅画不同光线呈现不同感觉
    雄伟绵延的长城、漫天的孔明灯……张艺谋电影《长城》中的一幕被福州一中的才女杨童婳搬到了黑板报上。这幅黑板报的作者就是班上的宣传委员,16岁的女孩杨童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