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
2017-11-1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懒人网

只用了十分钟,赵晨就“拿下”了雷军的投资。

那是2015年,海拍客还没有注册公司,加上赵晨自己,只有两个人,一天,他接到了同为阿里出身的顺为资本合伙人李锐的电话,说雷军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想聊一下。赵晨和同事当即就从杭州飞到了北京,下午4点赶到顺为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一屋子里坐了十几个人,雷军让他们讲一下PPT,赵晨翻开第一页讲了两句,雷军就说“好,知道了,下一页”,这样只用了十分钟,所有的PPT都讲完了,雷军站起来说,“感谢你们的时间,今天咱们就聊到这里”。

“连个合影都没要到,”赵晨半开玩笑地说,当时他觉得顺为的投资肯定没戏了,心里还在盘算着往返四张机票的钱又打了水漂,没想到晚上10点飞机在杭州一落地,电话就响了,带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好消息“雷总决定投资你们”,原来,雷军很懂又很看好的项目,做决定就很快,第二天,顺为的投资团队就跟过去了。

这也算顺为少有的“例外”,因为他们很少投资天使项目,之后顺为又跟投了海拍客的A轮和B轮,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的时候,李锐甚至表示接下来的那轮融资也是绝对要投的,如有可能还要超额跟投——似乎是为了弥补天使轮占比较少的一个遗憾,当时更大的股份被赵晨高中“睡在上铺的兄弟”抢走了,后者还投资了另外一个“舍友”的项目,就是大疆的汪滔。

他是阿里系创业者,他的公司年营收50亿,雷军连续投了三轮

赵晨与雷军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些“往事”,赵晨自己并没有提及。确实如其所说,他并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有时FA(财务顾问)会提醒他说海拍客的估值定的偏低,赵晨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你给一个巨高的估值就给了人家一个巨高的期望值,相应要不断地拿增长数据出来;我们一直在做的是把估值降下来、期望值降下来,所以一直在做超出期望的事儿。”赵晨说早期估值高低意义不大,“我们在这种方式下是更舒服的。”

阿里“内外”

“自立门户”的赵晨,赶上了第二波“阿里人”的创业潮:之前一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一时带来的财富自由释放了更多人的创业欲望;再加上外部的资本也趋之若鹜,赵晨回忆当时的“盛况”说,“资本有大把热情,好像一出来就会给你钱,而且是有标价的,什么Level(层级)的人给多少钱。”

当时,李锐并不认识赵晨,但通过内部关系了解到赵晨是个“超级靠谱”的人:早期的天猫国际是他带着团队做出来的,从最初的寻找业务方向,到探索业务模式,最后落地执行——2年内将业务量做到了每年20亿元。

这是赵晨在阿里的第二次“内部创业”,相比管理一块成熟业务,他更喜欢从0到1的过程。“在大企业内部,很多业务都职能化了,一个人所能做的拓展有限。”他那个时候就想,“反正吃吃喝喝也够了,是不是可以换一种生活方式?”

他在运营天猫国际的时候就发现,很多想要进入中国的海外母婴品牌,其中不少自称是“荷兰最有名的奶粉”、“澳洲最有名的牙膏”,但天猫国际却很难、或者没有意愿去推这样的产品,因为电商做的是流量商品;另一方面,在母婴行业一万亿的规模中,电商只占到15~20%,连锁店占到20%,其余的中小母婴店有20万家,占50~60%——这些位于中尾部的门店数量众多,社群销售力很强,却很难对接到品牌商。以往,一个品牌如果想进入这样的市场,需要通过一支专门的业务团队来做地推,一个店一个店地跟老板谈价格、进货频率、配送、对账、结款、做联合促销等,大多数海外品牌无法满足这样的条件,只能通过经销商来处理——海拍客要做的就是把品牌商或者经销商要做的这样一整个链条的事情平台化,再统一分销到店面,在前端,全国的经销商竞价上线,在后端,中小型店铺直接在平台下单,物流配送由海拍客搭建的第三方快递网络完成。“这个之前是没有人去做的,要形成垄断。比如说我们有可能能够把整个线下母婴行业整个产业链成为它的基础设施,这个是在其它任何B2B行业看不到的。”

听上去,这就像是母婴版的“零售通”——后者是阿里B2B事业群推出的帮助社区零售店升级的产品,号称要在三年内覆盖百万家线下零售店。赵晨认为两者表面相似,但模式不同,根本在于零售通所要做的快销品类有700万家店,而母婴只有20万家店,而供应链和系统都是基于店铺类型而设计的,举例来说,做便利店是以城市为基础的,因此都是城市仓,其物流体系是无法覆盖到县、镇的——这些地区正是海拍客的线下重心。

换言之,阿里的业务体量适合覆盖更加广阔的市场,而在母婴这样细分品类则很难实现有竞争力的投入产出比,在阿里体系内摸爬滚打9年的赵晨对这一点很清楚。“在阿里,10亿美金以下的机会都算是很小的项目。”

这也是作为阿里的职业经理人,与自己创办一个企业很大的不同。

当年在做天猫国际的时候,背靠阿里大树,用最好的人,买最贵的流量,做最好的选择,根本不用去理会成本,“自己当家,才知柴米贵。没有一步到位的资本,就永远只能升级一点点,再升级一点点。”赵晨说,这个时候的创新是要在一个不完美的情况下去找相对更好的选项。海拍客刚刚做平台的时候,先找到一个外包团队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做好了,但发现能用的很少,之后团队的两个技术负责人带着10几个人的外包团队重新打磨,又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在当时来看,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要想把人都招齐了再做,时间窗口就过去了。” 

这也是李锐很欣赏的一点,当时,他们在母婴领域看了很多团队,另外一家创始人同样系出阿里,对互联网创新的理解也非常深刻,最终选择了海拍客,更多是因为赵晨的个人特质:做事严谨,逻辑性很强,同时很坚定。而后发生的事情也越来越让他意识到,“这个团队是罕见的创始人说到做到的团队。” 

2015年年底的时候,海拍客的团队设定了2016年的业绩目标,但却在上半年就遭遇了跨境业务的巨大的政策变化,海拍客的业务因此停了一个多月,当时公司体量很小,总共融了1000万元,很多初创公司会因为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措手不及,但后来赵晨的团队快速做了很多的调整,最后除了那一个月的波动之外,业务很快回到了正轨,保证了全年目标的实现。

李锐用“计划精密”来形容这个团队,这跟赵晨的“严谨理性”不无关系,在投资之前,李锐特地问了一些人对赵晨的评价,问到缺点的时候,他们想了想说,“太理性了”。

“保守型”创业者

理性至少没有让海拍客被卷入所谓的阿里人创业的“死亡潮”。



  • 相关内容:


  • 百度搜索“他是阿里系创业者,他的公司年营收50亿,雷军连续投了三轮”
  • 懒人网本文地址:http://lazyren.com/html/startup/20171117/9026.html



  • 阅读延展

    “倒贴钱”做维修 他从空调安装工变身创业老板 “倒贴钱”做维修 他从空调安装工变身创业老板
    工作中的刘显保
    年轻就要折腾 创业者高靖:创业不是风花雪月 体会孤独和累 年轻就要折腾 创业者高靖:创业不是风花雪月 体会孤独和累
    北京11月23日电(记者 刘璐)总有这样一种人,对于人生选择和理想总会抱持着一种情结,这种情结超越执着,像是冥冥中要去完成的事。
    创业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选好了跳楼地点 创业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选好了跳楼地点
    创业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选好了跳楼地点,赵伟是一名网络安全行业创业者,从事安全行业20年。出生于1981年的他从小混迹于国际黑客圈,代号ICBM。2007年,他回国创
    线下败黄光裕,线上踩刘强东,10万元创业,27年做到年收入2829亿 线下败黄光裕,线上踩刘强东,10万元创业,27年做到年收入2829亿
    那个人靠着10万块起家,在商战中百战百胜,一路过关斩将,拼出了一个年收入2800亿的商业帝国。
     他56岁创业如今公司年利润却是华为1.6倍 他56岁创业如今公司年利润却是华为1.6倍
    张忠谋,台湾人尊他为“半导体教父”,国际媒体称他是“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
    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时代,别错过了你最好创业的机会 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时代,别错过了你最好创业的机会
    互联网时代正在飞速发展,从最早的信息传播到如今生活共享、购物娱乐、商务应用等等只不过短短数十年而已,互联网之所谓能够如此迅猛的发展,首先要得意于其用户


    省钱绝招


    3